陕西快乐10分开奖软件 吉林快3 快乐扑克 宁夏十一选五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新浪 内蒙古快三每天多少期 山东时时彩 广东快乐10分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 澳门博彩即时赔率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改革開放四十年見證了華州人衣食住行的變遷
來源:民進渭南市委會  日期:2018-12-7  作者:孟憲春 孟皙皙

           

  40年星轉斗移,40年歲月如歌。一路風雨兼程,一路澎湃前行。

  我們忘不了春天的故事,1978年,那是一個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從此,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了神州大地;從此,沉睡的東方巨龍沖上了萬里云霄。四十年風云激蕩,舊貌換新顏。四十年間,在改革開放號角的催征下,勤勞的華州兒女,團結一心,艱苦奮斗,用熱血和奉獻,用拼搏和汗水,在華州大地織出了錦繡篇章!

  華州區隸屬陜西省渭南市,古稱鄭縣咸林、武鄉,1913年改名為華縣。華州南依秦嶺,北臨渭河,地勢南高北仰中間夾槽,依山傍水,氣候溫和,雨量充沛,土壤肥沃,非常適宜農業生產。改革開放前,這里和全國大多數農村一樣,農民作為集體經濟的一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土地上辛勤勞作,按勞分配,靠天吃飯,但是受當時生產力較為落后以及自然災害等的影響,當地農民時常面臨食不果腹,衣不御寒的局面。改革開放后,經濟社會發展日新月異,人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華州人的衣、食、住、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衣:從穿暖到穿出時尚個性。

  常言道:人要衣裝,佛要金裝。服裝是記錄時代變遷的一種表現形式。40年來,華州人的服裝從單調的綠、藍、黑、到今天的五彩繽紛,完成了一次次蝶變。

  20世紀60、70年代,華縣產棉的幾個公社棉花大幅減產,紡織品供不應求。為了節儉,服裝普遍選擇結實布料和耐臟耐洗顏色,更鞏固了藍、灰、黑作為服裝主色調的地位。國產布制的解放裝、列寧裝、工裝,色彩單調,款式也大同小異中規中矩,更多注入了軍事化、革命化、標準化的政治元素,反映了那個時代純樸民眾有意無意強調自己立場傾向的意愿。
    改革開放前,除了軍裝,沒有做好的衣服出售,人們只能賣布匹請裁縫或自己縫制。賣布匹還需要布票,布票計劃供應,每人每年只有幾尺布,根本不夠做衣服,只好自己種棉花,紡棉線織土布。衣服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甚至缺衣少穿,忍寒受凍,在走親戚時借別人衣服穿以維持體面。我小時候最盼望過新年穿新衣,那時每人每年只給幾尺布票,實在沒有辦法,人們只好拆口罩,拆用來裝糧食和化肥的麻布口袋或棉布口袋布做衣服穿。七八十年代,華縣各鄉鎮的裁縫鋪子散落在街道每個角落。“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老大穿、老二穿、老二穿完老三穿”。這些順口溜反映出改革開放前的衣飾真實寫照。大家穿著式樣單一的棉布衣服,笑得極甜,只是這種布料容易起皺褶,不太好看。華縣村民穿著以自紡棉線編織的“家機布”衣物為主,功能僅限于保暖,然而因條件所限,這一功能也常常是不能夠滿足的。據村里老人回憶,那時候的他們甚至沒有一套可供換洗的衣物,在冬天,如果衣物臟了,要用炭火連夜烤干第二天才有可穿的,以至于當時的衣服上常常留有一片片因為炙烤過甚而留下的焦黃色。不僅是大人,那時候的小孩子在冬天也是要挨凍的,七十年代初期前出生的人都記憶深刻,那時候能有一雙自己的手套或者一條自己的圍巾,簡直就是夢寐以求的事情,什么帶毛絨的鞋子就別想了,能有雙顏色一致,沒有破洞的襪子就不錯了,因為衣物較少,凍瘡也就成了那一代人最深刻的記憶。再后來好一點就是八十年代中期的樣子,當時最時興的是扯上幾尺叫做“的確良”的布,請村里的裁縫量身做件衣裳,挺整齊還耐磨。“穿不暖”的情況到九十年代就基本改觀了,農村物資開始豐富起來,農民手中也有些閑錢了,一般過年都會置辦些新衣裳,也基本不用穿補丁衣服了。時至今日,隨著農民收入的提高,在衣物上的支出也逐步增長,衣著的功能不斷增強,從僅供保暖向美觀時尚個性需求發展。

  當華州人經濟條件逐漸好起來,裁縫鋪子生意開始清淡,大家通常去商場購買衣服。現在,網購也成了潮流,在線下單,快遞送貨上門。往事一去不返,人們穿衣打扮開始追求時尚和品質。

            食:從果腹吃飽到健康營養。

  常言道,民以食為天。管子曰:“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禮生于有而廢于無”。糧倉中堆滿了糧食,人們能吃飽穿暖,不會挨餓受凍,然后才會學習禮儀,產生氣節和榮辱觀。也就是說,只有在解決了人們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后,才能引導人們產生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在改革開放前華縣由于受生產力水平限制,農民們農忙吃干(飯),農閑吃稀(飯),飯不夠的話,就青菜、蘿卜、紅苕來湊,飲食結構簡單粗糙,遇到家庭成員多而勞動力不足的家庭,分糧較少,年年青黃不接,餓肚子成為常態,有的甚至吃糠果腹,吃肉更成為奢望。1978年實行家庭承包責任制以后,人們的生產積極性極大提高,糧食產量穩步增長。統計數據顯示,華州2017年小麥單產400.9公斤/畝,玉米單產520.6公斤/畝,比1976年分別提高了3.8、4.2倍。隨著糧食作物產量的不斷提高,農民逐漸戶戶有余糧、家家養畜禽,不但吃的飽,而且吃的好,飲食結構從果腹吃飽轉為營養健康。2017年,華州區人均肉類消費日均二兩肉,而在改革開放前的華縣農村,只有在特殊的日子比如農過節或者過年時候才能吃上一頓肉,平日里多數是葷腥難沾。

         住:從低矮潮濕泥土房到寬敞明亮的單元樓。

  在華州任司功參軍的唐代大詩人杜甫在《茅屋為秋風所破歌》中寫道:“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嗚乎,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杜甫的“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偉大理想如今在華州真正實現了。

  改革開放前,華縣農民多數居住在夏漏雨、冬透風、低矮潮濕的高粱桿夾壁頭的泥土房中。實行家庭聯產承包制以后,隨著吃飯問題的解決,漸有盈余的農民開始投錢建房改善居所,八十年代初期,華縣農民逐漸將泥坯房換成了土木結構的土磚瓦房,到了九十年代初期,一些外出務工掙了錢的村民回到家里開始修建鋼筋水泥結構的多層小洋樓,此后迅速蔓延開來,幾年時間,部分村民在縣城、渭南、西安購買了單元樓。到了2010年前后,隨著美麗鄉村建設的有序展開,在政府引導下,通過風貌改造和“四改一建”,形成青磚白瓦風格的新民居,水電網絡接入農家,村容村貌整齊劃一,道路環境寬敞、環保生態的新農村呈現眼前。綠柳輕揚、粉墻黛瓦,華州區優美的民居環境現已成為鄉村休閑旅游走廊的一大亮點。

  行:從交通靠走到私家車、公交普及,外出旅游坐高鐵、飛機。

  蘇東坡有言:“無事以當貴;早睡以當富;安步以當車;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實際是蘇東坡對貶謫之后貧困生活的自我解嘲。

  改革開放前,華縣交通非常落后,農村公路很少,只有310國道是柏油路,縣道都是砂石路,農村街道都是泥土路,下雨時泥濘不堪,行走艱難。電力不足,經常停電。沒有電視電話電腦,更沒有網絡。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點燈熬油,艱苦度日。每天只有一兩趟公共汽車,錯過只能步行,人們的主要交通工具自行車在當時也是貴重財產。
人們的出行方式主要是步行,改革開放之初,最流行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車,當時騎“永久”就像開奔馳,而“鳳凰”就相當于寶馬。八十年代,摩托車成為人們的新寵,那時摩托車是家庭富裕的象征。九十年代后,交通工具開始出現多元化趨勢。2009年開始,華州農村公交客運覆蓋率達90%,村民的出行可以說暢通無阻,現在,從村里乘坐公共汽車到縣城大概1個小時,早上出門辦事,回家能趕上午飯。與此同時,小轎車作為出行工具進入農村家庭并迅速普及。而近幾年,飛機、高鐵更是極大的提高了人們的出行速度,節省了出行時間。

 

  小崗破冰,深圳興濤,海南弄潮,浦東逐浪,雄安揚波……40年彈指一揮間。改革開放的浩蕩浪潮,讓華夏神州在“歷史的一瞬”翻天覆地、滄海桑田,即便最大膽的預言家也不會想象到這個古老的國家“史詩般的進步”。2018年正值全國改革開放40周年,自1978年改革開放的“號角”吹響以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成就巨大,從一個較為落后的發展中國家一躍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占據全國人口70%以上的農村群體從解放初期的吃不飽、穿不暖到如今的全面邁向小康社會,更有7億多的人口相繼脫離貧困,可以說,在改革開放的春風勁吹下,全國農村發生的巨大變化值得濃墨重彩。從改革開放四十年來華州人衣食住行的巨大發展變化可以清晰地看到祖國的飛速發展,這些巨大成就都是在中國共產黨的正確領導下經過各族人民努力奮斗拼搏取得的,是老一代革命先烈仁人志士偉大夢想的實現,也是我們繼續闊步前進征程的起點和基礎。

 

  作者簡介:孟憲春,筆名夢萌,高級講師、研究生學歷,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特約研究員、渭南市政協委員、民進渭南市華州區委副主委、渭南市作協會員、華州區作家協會副主席。工作之余,筆耕不輟,煮墨筆端,小說、詩歌、散文、文藝評論散見于國家、省級文學期刊和報紙文藝副刊上。

 

 

】【打印】【關閉窗口
陕西快乐10分开奖软件 吉林快3 快乐扑克 宁夏十一选五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新浪 内蒙古快三每天多少期 山东时时彩 广东快乐10分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 澳门博彩即时赔率